• 您的位置:首頁>公告 >

    我國網絡眾籌行業目前還欠缺較為完善的法律監管機制

    2022-03-23 09:24:29    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隨著互聯網的逐漸發展,經濟效率迅速提高,經過十幾年的普及和推廣,“互聯網+”日益深入人心。與此同時,公益也不再局限于傳統的依靠線下慈善機構來進行單一募捐,公益事業順應著“互聯網+”的潮流也走進了互聯網,這種新型的網絡公益眾籌模式給急需獲得幫助的人帶來了巨大的便利,這些人可以通過互聯網的渠道發布求助信息以尋求幫助。但隨著這種新型模式的迅速發展,弊端也逐漸暴露出來。

    近期有多名網友爆料稱,自己在某平臺上捐款,莫名其妙被收3元費用,甚至捐1元也被收取3元。筆者也發現,收取“手續費”的不止一家,多家平臺捐款時,都會在不起眼的地方默認勾選“支付3元‘加入×××’”。此外,近些年,多個網絡公益眾籌平臺也都出現過“詐捐”事件,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了網民和社會公眾的信任。網絡公益眾籌話題再次引起社會的關注。

    眾籌平臺不是慈善機構,它們依托的母體,本質上是為大病救助提供籌款等服務的商業機構。這些服務機構屬于典型的互聯網平臺型公司,有研發、設備、人員、辦公場所等成本。

    對于平臺“出其不意”地收取用戶手續費,筆者認為,我國現行法律并未禁止籌款平臺收費。這些企業不是純粹的慈善機構,合理盈利無可厚非。只不過,眾籌平臺“出其不意”地收取“手續費”不可取,既然要收,那就明明白白地收,不能讓捐款者蒙在鼓里。

    一方面,該保障捐款人的知情權。一些平臺會在不起眼之處默認勾選“支付3元”,只有不勾選相關選項才可以避免扣費。嚴格來說平臺并未強制用戶支付,但鑒于公眾已經習慣了平臺此前的“免費”模式,這種操作方式未免有些渾水摸魚的感覺。而且在不起眼之處,讓公眾很容易忽視,也略有些“挖坑”之意。這種未盡到告知義務的收費方式,會讓公眾內心產生強烈的被“欺騙”感,引發對行業的不信任。

    另一方面,籌款平臺的服務費,也應該要有明確標準。而現在具體標準還存在法律空白,每個平臺應該收取多少服務費,目前一個平臺一個樣,有些混亂。監管部門或許可以開展成本構成、服務價值等方面調查,聽取用戶、平臺和有關方面的意見,平衡互聯網平臺的商業屬性和服務領域的準公益屬性。只有有了合理的行業服務費標準,才能促使行業良性持久發展。

    而“詐捐”就相對嚴重了。據了解,我國網絡眾籌行業目前還欠缺較為完善的法律監管機制。2016年,我國為了規范慈善事業的發展出臺了歷史上第一部關于慈善活動的法律——《慈善法》。在《慈善法》出臺以后,國家鼓勵慈善活動,有力地推動了慈善事業的蓬勃發展,加強了公辦慈善的公信力。雖然如此,作為一種互聯網時代誕生的全新公益模式——網絡公益眾籌卻并沒有納入《慈善法》進行詳細的規定。

    網絡公益眾籌尚有處于“灰色地帶”的領域。以前,當網絡公益眾籌出現問題時,似乎僅有社會媒體的監督,并沒有后續的一系列監督問責制度,僅僅是網絡公益眾籌平臺進行自我糾察、發布道歉申明,這是遠遠不夠的。筆者認為,可以從以下方面來解決。

    一是明確眾籌發起人的法律地位。為了保障公益眾籌的健康發展,需要將個人求助列入《慈善法》或者對于《慈善法》進行補充規定,明確眾籌發起人的法律地位。

    二是建立公開透明的信息披露制度。具體來說,眾籌發起人所提供的眾籌項目信息要公示;捐助人捐助款項后續運作的一系列流程要公布;眾籌發起人將籌集到的款項的具體用途信息也要公布,這樣能有效防止求助人濫用資金。

    三是建立嚴格的審核程序。眾籌發起人如果想要發起求助,必須提供其個人及家庭成員的全部信息,這些信息必須是經過公證的,如果不符合要求,那么求助就不會通過審核。如果發起人確實有求助需求且提交相關信息有困難時,眾籌平臺可以派工作人員去發起人住所地進行認證審核,只有這樣,才能減少詐捐的可能,有效維護網絡公益眾籌的健康、有序。

    四是加強眾籌平臺資金管理。可以先小范圍嘗試讓眾籌平臺與慈善組織聯合發布公益眾籌項目的制度,由慈善組織對眾籌平臺所籌集的資金進行保管和分配,并且慈善組織對網絡公益眾籌平臺有一定的監督權,這樣可以很好地保證眾籌過程透明、資金安全,達到一種更佳的狀態。(王宸)

    關鍵詞: 眾籌平臺 網絡公益 法律監管 收費方式

    相關閱讀

    AG贵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