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基金 >

    美油庫存再降400多萬桶,美銀警告原油歷史性大逼空將至!

    2022-03-24 06:29:59    來源:Wind資訊

    美國石油協會(API)公布數據顯示,截至3月18日當周,原油庫存減少428萬桶,汽油庫存減少62.6萬桶,精煉油庫存減少82.6萬桶,庫欣原油庫存增加64.6萬桶。

    受到市場對供應憂慮的支撐,國際油價止跌回升,布倫特原油重返110美元/桶上方,面對油價的節節攀升,美銀向專業客戶發布了一份題為“庫欣緩沖庫存所剩無幾”的必讀報告,美銀警告,原油歷史性大逼空將至!

    //歐盟或不會對俄實施石油禁運 //

    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Josep Borrell表示,預計各國領導人本周晚些時候在布魯塞爾開會時將討論對俄羅斯的進一步制裁,但可能不會批準。Again LLC合伙人John Kilduff說:“很明顯,德國經濟將因此停滯不前,所以歐盟正在放棄禁運俄羅斯石油。”

    托克集團首席執行官Jeremy Weir周二在《金融時報》大宗商品全球峰會上稱,作為歐洲最主要的外部柴油供應國,自從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的原油和石油產品出口下降了每天大約200萬-250萬桶。這嚴重影響了歐洲的成品油供應,柴油市場極其緊張,并且會變得更吃緊,甚至可能會導致庫存枯竭。根據咨詢機構Energy Aspects Ltd.,本月歐洲的柴油庫存預計會降至2018年以來的最低水平,3月約有50萬噸的俄羅斯柴油出口面臨風險,會導致“現貨供應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緊張”。

    //沙特阿美擬擴大產能滿足全球需求 //

    據英國《衛報》報道,沙特阿美3月20日發布財務報告稱,由于新冠疫情后原油需求反彈、國際油價上漲、煉油和化學品利潤率提高,2021財年公司利潤增長124%,高達1100億美元。

    近幾個月以來,國際油價持續攀升。俄烏沖突升級后,布倫特原油更是在3月初飆升至每桶139美元,創近14年來新高。《衛報》稱,沙特阿美預計全球原油需求將繼續攀升,并表示公司2022年資本支出將增至400億~500億美元。

    分析師預測,隨著原油價格上漲、產量提升,沙特阿美2022年利潤將達1400億美元。此外,公司希望到2027年將其最大持續產能自每天1200萬桶提升至每天1300萬桶,到2030年將天然氣產量提高50%以上。

    納瑟爾稱,石油消費量上升、庫存處于低位以及備用產能下降意味著市場處在供需緊平衡狀態,即使在俄羅斯可能從市場撤出250萬桶石油供給之前就是如此,因此需要大量投資來阻止每年多達7%的全球石油供應下降。

    他認為,由于各種宏觀經濟和地緣政治因素,石油需求的前景仍具有一定不確定性。納瑟爾說:“我們認識到,能源安全對全世界數十億人來說至關重要,這就是為什么我們要繼續提高原油產能,并執行天然氣擴張計劃。”

    當被問及沙特阿美是否會提高原油產量以填補俄受制裁而造成的市場空白時,納瑟爾表示,公司將根據沙特能源部的指導方針進行生產。

    //主要產油國對是否增產態度復雜 //

    俄烏局勢降溫未果,全球能源供應緊張,價格飆升。西方正在試圖減少對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因此多國政府近期頻頻要求歐佩克中擁有剩余產能的沙特、阿聯酋提高石油產量。此前,兩國并未對相關要求作出積極回應。

    《華爾街日報》3月8日曾援引美國和中東官員的消息稱,美國總統拜登曾試圖與沙特、阿聯酋領導人通話,但沒有成功。這些官員透露,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和阿聯酋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最近幾周都回絕了美國提出的通話請求,兩國官員最近幾周對美國在海灣地區政策的批評也變得更加直言不諱。

    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以消息“不準確”為由對拒接電話一事予以否認。而阿聯酋的后續表態也相對曖昧。阿聯酋駐美大使尤素福·奧泰巴(Yousef Al-Otaiba)3月9日表示阿聯酋愿意增產,并鼓勵其他歐佩克成員國增產。但能源部長蘇海勒·馬茲魯伊(Suhail Al-Mazrouei)隨后強調,阿聯酋仍致力于履行歐佩克+協議及其現有的月度產量調整機制。

    英國首相約翰遜3月16日閃電訪問了阿聯酋和沙特,不過他沒有得到這兩個“關鍵國際伙伴”提高石油產量的公開承諾。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稱,沙特完全擁有通過增加供應來幫助降低市場價格的能力,這就意味著,西方國家如今需要和沙特政府保持良好關系。

    根據歐佩克官網消息,3月2日舉行的歐佩克+會議決定4月維持原定增產計劃,不額外增產。在沙特阿美3月20日宣布增產前,同為歐佩克成員的伊朗已于19日表示擬提高原油和凝析油產能及出口量。

    //美銀警告:原油歷史性大逼空將至!//

    美國銀行大宗商品團隊周一向專業客戶發布了一份題為“庫欣緩沖庫存所剩無幾”的必讀報告。報告指出,WTI原油日歷價差最近飆升至十年高位(1個月期和3個月期合約的價差為11.70美元),雖然現已有所穩定,但仍然處于高位,這不利于鼓勵交易商儲存石油。

    因此,庫欣樞紐的庫存年初至今已消耗約1300萬桶,上周跌到2400萬桶,是頁巖時代的最低季節性水平。現在,存儲水平可能接近運營最低水平,俗稱“罐底”。

    根據美國銀行的說法,鑒于目前的現貨溢價水平,這些庫存中的很大一部分可能用于混合操作和作為管道流動的備用。因此,它們可能無法用于進行WTI合約交割。

    更糟糕的是,隨著庫存接近運營最低水平,幾乎每一個價格信號都在阻止原油流向庫欣,這可能會限制再供應。值得一提的是,米德蘭WTI原油較庫欣的溢價已達1.50美元/桶,限制了向庫欣的北向流動。同時,巴肯原油較WTI價差達5美元/桶,表明巴肯原油(Bakken)更有可能繞過庫欣直接流入墨西哥灣地區市場。庫欣和WTI之間以及巴肯和奈厄布拉勒(Niobrara)之間的價差也會降低煉油商混合WTI原油的意愿。

    美國銀行認為,“隨著WTI合約每月到期,出現空頭擠壓的風險增加”,同時,WTI原油相對于其他北美等級原油走強以鼓勵更多原油流向庫欣樞紐的風險也會增加。

    簡而言之,在2020年4月的歷史性負油價事件中,由于強制平倉,油價首次跌至負價,而在接下來的幾周內,我們可能會看到相反的情況:隨著空頭爭相買入,卻無法以任何價格獲得原油用于交割,歷史性熔斷一幕有可能發生。

    關鍵詞:

    相關閱讀

    AG贵宾会